Can I get a witness


关于这个人的事 总是想仪式性的写在这里
如今 好像也没什么纪念意义了

好可怕啊 这是我对他的最后评价

一些时间

跳出来的感觉真好

曾有过这么个时刻,当我觉得自己是这世界的主人时,就像走在云彩上面一样,觉得离地面很遥远,有时又觉得很累,摇摇晃晃的,但我喜欢过那种感觉,觉得连云里也充满了爱,所以自己才会摇摇晃晃。
——我叫金三顺

将近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也不容忽视
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自己也变化了很多经历了各个阶段
有过异常痛苦敏感的时候 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人 但即使并没过去多久 现在让我回想 原因早已模糊 就连当时的感觉也都不能完全再感同身受了
感情这个东西的微妙和脆弱都在这一点
能够成为你的全世界也能一瞬间都瓦解

在这之前也边抹眼泪写过一些极度负能量的东西
也在对自己的强迫下崩着一根弦命令过自己
可以做的是什么 绝对不能再去...

平静
平静
平静
请让我平静
让我明白我愤怒的来源
抚平我的躁动的心
然后挣脱

© 12.30 | Powered by LOFTER